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洛城東 作品大全
最強武魂陳楓洛城東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仙俠 1030765 人在讀
否則誰能不死?”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為你報仇!”“閉嘴!”俊朗中年厲聲嗬斥了一句。他一用力,劇烈的咳嗽起來,鮮血從嘴角溢位。“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
傲天戰魂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玄幻 891093 人在讀
”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為你報仇!”“閉嘴!”俊朗中年厲聲嗬斥了一句。他一用力,劇烈的咳嗽起來,鮮血從嘴角溢位。“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無法想象的,在
傲天戰魂陳楓燕清羽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玄幻 876850 人在讀
否則誰能不死?”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為你報仇!”“閉嘴!”俊朗中年厲聲嗬斥了一句。他一用力,劇烈的咳嗽起來,鮮血從嘴角溢位。“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
燕清羽絕世武魂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玄幻 83660 人在讀
否則誰能不死?”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為你報仇!”“閉嘴!”俊朗中年厲聲嗬斥了一句。他一用力,劇烈的咳嗽起來,鮮血從嘴角溢位。“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
陳楓燕清羽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科幻 24057 人在讀
龍脈大陸,萬族林立,宗門無數,武者為尊。強者毀天滅地,弱者匍匐如蟻。少年陳楓,丹田如鐵,無法修煉,受儘冷眼。偶得至尊龍血,神秘古鼎,從此逆天崛起,橫空出世!嬌俏妖狐,冷傲女皇,魔門妖女,神族公主,儘皆入我懷中。修無上傳承,凝最強武魂,坐擁眾美,傲視…
逆劍天極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靈異 20664 人在讀
已經被乾元宗的眾人遺忘。夜色如水,陳楓忽然睜開眼睛,眼中有精光爆射。他站起身來,衝著墓碑彎腰行禮,低聲道:“師父,五年時間已到,我要遵從您的命令,將您的墳墓掘開了,還望您莫要見怪。”說完,他開始挖土掘墳。當他把墳墓挖開,棺材撬開,頓時眼中露出震驚之色。燕清羽的屍體,竟然消失不見了。他不敢置信,當初可是他親自把師父的屍體給埋葬的。他跳下去,發現棺材底部,放著一個小小盒子。打開木盒,裡麵鋪著的黃綢上,赫然陳放著一個拳頭大小的小鼎。青銅小鼎,佈滿銅鏽,三足圓耳,造型奇古,充滿了上古蠻荒的神秘氣息。小鼎
絕世武魂_陳楓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仙俠 17364 人在讀
否則誰能不死?”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為你報仇!”“閉嘴!”俊朗中年厲聲嗬斥了一句。他一用力,劇烈的咳嗽起來,鮮血從嘴角溢位。“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
武道帝魂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都市 8174 人在讀
《武道帝魂》是洛城東精心創作的科幻小說,筆趣閣實時更新武道帝魂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,書友所發表的武道帝魂評論,並不代表筆趣閣讚同或者支援武道帝魂讀者的觀點。
絕世武魂小說 作者:洛城東 分類: 都市 2812 人在讀
第一章守墓五年“人終有一死,除非成就上古大能,否則誰能不死?”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